老地方締造新土壤

沙田區議會主席何厚祥現年六十四歲,回首半生,三十七歲遷居沙田教書,四十三歲加入議會,時維1995年,距今逾廿載,他自覺是人生光輝的一頁。

「所以我早就將沙田視為娘家喇。」這正是他服務社區的原動力。

「沙田係以居住為主嘅區域,首要保持優質生活環境,令每個住喺呢度嘅『沙田友』安居。」追本溯源,這兒遠自明朝便有農村,至六十年代發展成新市鎮,如今已全面城市化,但仍有四十八條原居民古村,印證了新舊共融。「入得沙田都會尊重傳統、入鄉隨俗,土木工程拓展署嚟親動工都會先徵詢村民,要做咩儀式、點樣拜神,亦都唔會破壞風水,大圍新村旁邊就保留咗一幅風水牆。」

區內的地理環境,最令他感到自豪,「我哋有河有谷,一條城門河伸出吐露港,兩邊山谷。其實好容易規劃。過往我哋同政府發展部門有個默契,起樓都係依住山勢、順住落,唔會破壞成個格局。」近年卻隱約起了變化。

2007年動工的大圍車站十二幢高樓,令份屬建制派的他抗爭起來,「成個屋苑坐正喺谷底,好似一排巨型石屎屏風,居民梗係反對,我哋一路反映,但城規會聽唔入耳,我同其他社區領袖惟有喺車站出面露營抗議。」

名城自2010年起陸續落成,2014年沙田區錄得人口648,200,成為全港十八區之冠。何厚祥覺得,民生設施遠遠不足。「大圍街市停留喺三十年前,冇冷氣、交通唔完善,結果冇人幫襯;大圍圖書館爭取咗好多年,政府話你搵到地方就批,即係好難;新城市廣場一度係全球密度最高嘅商場,呢幾年改頭換面,而家我哋街坊買唔起喇,已經唔係居民購物嘅地方。」

政府2013年倡議每區一億元重點計劃,沙田區很快落實於城門河之上。「我哋問馬會再攞多四千萬,分兩個項目執行。因應沙田遊客多,城門河沙田段會搞優化,改善照明、加節日燈飾、緩跑徑設施;城門河大圍段就會喺河面覆蓋一個二千平方米嘅標準五人足球場,但我哋用意唔係為咗個足球場,而係為創造空間,俾居民有多一塊土地,開賣物會、嘉年華、打醮都好。」有了立足點,便可引發各種可能性。

更多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