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貢舊墟光輝歲月

童年的凌文海,或許不懂得寫「滄海桑田」這句成語,卻知道,全港都在鬧水荒,1969年,政府決定在萬宜灣海岸填了兩條堤壆,把海水抽出,以興建萬宜水庫,於是官門一帶的好幾條村,包括萬宜灣村(舊稱爛泥灣)、沙咀村被淹沒,而凌文海萬萬想不到,他出生的西貢墟(現稱舊墟),卻因此而式微。

二十世紀初,西貢墟有五十間鋪和四間船廠。「昔日西貢只有一條西貢道。而家沿海濱行嘅路,都係填海得嚟嘅。」當年政府為了安置受興建萬宜水庫影響的村民,在西貢墟天后廟前填海,興建了一排五層高的唐樓,「一成年男丁獲一樓一鋪,有啲出售有啲放租,生活優渥。」因為填海,後來又有了大網仔路和西沙公路,舊墟街市拆了,新街市建在墟外,人活動的地方轉移,「舊墟原本好興旺,最旺就係有賣柴米油鹽嘅雜貨鋪。你知道西貢係漁港,雜貨鋪客路都係漁民,鰂魚湖、北潭涌、鹽田梓等多條村嘅村民,都會坐街渡嚟,街渡都係各村自己籌辦,一日只有一班。一落船就到相熟店鋪放下籮,出去採購,快回程時就買埋雜貨上船回家。」生活便利的今天,我們很難想像村民早上六、七時出發,坐兩小時街渡,就為了購物。

西貢舊墟前就是海,有天后廟做證,天后廟向來建在海邊!「假如要搵舊墟原本喺海邊嘅痕跡,就係呢條海堤遺址喇。」若非凌文海指出,一般人以為是普通石壆呢!現今萬年街、宜春街、灣景街及沙咀街都是新填海土地。天后誕是西貢盛事,昔日在海上搭戲台,小朋友經常在棚下游泳,「不過後來政府以安全理由,禁止海上戲棚。」天后誕本來是農曆三月廿三日做神功戲,西貢卻是農曆四月中,「戰前街坊地保,即鄉紳決定將誕期改期,咁樣就唔使跟全港爭老倌檔期。」凌文海的太公份屬鄉紳,廟內有塊匾額,寫着修廟的善長名字,就包括他的太公凌善忠,而他的爸爸凌宏仁,也是西貢公立學校的校長,學校於1953年搬往天后廟旁,昔日西貢只有兩間學校,孩子們都是朋友,最喜歡踢足球,「西貢足球很威水,50年大我十年八載嘅青年子弟組織咗健兒隊,墾荒斬山開闢咗沙山球場,每年新年足球盃,凡有外隊如南華、九巴來打友誼賽,係全村大事。健兒隊有啲似互助團體,凡村中紅、白二事,就結爐灶辦筵席賺取經費,我1970年結婚,就喺街頭擺咗四、五十圍。」西貢足球史仍在老居民中口耳相傳,成為傳奇。

 

更多人物